2006-12-29

中医是系统论?(转载)

自“签名”事件以来,反伪派和护医派的斗争日趋激烈,在灵丹妙药的谎言一个接一个的被揭穿以后,中医的顽固堡垒已经风雨飘摇,危机四伏,为“挽狂 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他们只好扯出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那就是被无数“学者”反复提起的一句话:中医是“系统科学”,它把人体看作一个整体,强调人体各个部分、各个器官之间的联系,“辨证施治”(本为辨症施治)。而西医则“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治标不治本。”因此,中医仍有其不可替代的地位和优势。这种看法,在一大堆分析中医哲理的“学术论文”中被屡次提及,糊弄了相当一批人,如果不予以拆穿,将继续误人子弟,贻害不浅。

中医的“系统观”,集中表现在其基础理论的阴阳五行学说层面。这个学说把金、木、水、火、土五种元素与人体的肺、肝、肾、心、脾五种器官对应,以五行之间的相生相克关系来说明五脏之间的相互联系,看上去是一种整体观,但实际上是无用的空洞理论,因为它只有躯壳而无实质内容,不能揭示出人体器官之间的真实联系。记得2006年12月份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有一个采访何祚庥院士的镜头,何院士明确指出中医的阴阳五行是伪科学,说肺属金、肝属木之类毫无依据(大意如此)。在节目现场做客的文化学者王鲁湘反驳道:何院士把金、木、水、火、土与自然界五种具体的物质相等同,金就是金属,木就是木头,犯了概念上的常识性错误(大意如此)。此话一出,结果引来台下无知的观众一片掌声。实际上,王鲁湘先生的辩解是反驳不了中医“五行”学说是伪科学这个根本观点的。无论五种物质是具体的也好,抽象的也好,实体也好,属性也好,它都无法揭示人体器官之间的真实联系。如果说金、木、水、火、土是一个“隐喻”,本体就必须和喻体有某种联系,所以“五行”与“五脏”的对应关系和相生相克的机理,中医必须予以回答,若这种回答无基于经验的证据,那就是玄想和胡诌,说其是伪科学是一点也不为过的。把这样一种虚构的整体观用来指导治病,结果可想而知!

至于说现代医学“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则是一种夸大的不实之词。不可否认,由于科学发展和观测手段的限制,人体器官之间以及生理活动之间联系的具体细节,还没有完全揭示出来,有时只得退而求其次,局部的问题局部的治疗,这样的做法虽然有缺陷,但比中医按照不存在的联系去“综合治疗”还是要安全有效一些。事实上,现代医学同样强调联系的观点,整体的观点。比如胃部有病吃什么药,它会明确的告诉你这种药物对肝部、对肾部的副作用。又如一个人走路站不稳,东倒西歪,现代医学也不会简单的认为问题就出在腿上,它可能治你的小脑。可以看出,现代医学所揭示出来的联系,才是具体的、真实的、可操作的。中医的“系统论”,则是虚构的、模糊的、不可操作的,用何院士的话来说,应称之为“笼统论”。

不少学者还提到科学范式的转换问题,说我们这个时代正在经历一个伟大的科学转型,以牛顿力学为代表的机械主义还原论的科学范式正在逐渐的向以现代系统科学为代表的整体主义综合论的科学范式过渡,一些人就以此为据鼓吹中医代表了人类医学的发展方向。应当说,科学的综合化、整体观是其发展趋势之一。

但现代系统科学与中医并无多少关系,以此论证中医的优越性是毫无根据、荒诞不经的。现代系统科学的诞生,是20世纪40年代的事,内容包括一般系统论、信息论、控制论、耗散结构理论、协同说、超循环论、突变论、分形、混沌等方面,这些理论,都是建立在数学、物理、化学和生物等学科的基础上,纵观系统科学理论创始人贝塔朗菲、维纳、哈肯、普利高津等人的著作,并未看出有哪一条原理来自中医。人体是复杂的系统,当然需要以现代系统科学为指导,但是,这一切都与中医的“笼统论”无关,“笼统论”无法揭示人体系统真实的生理生化过程以及致病、治病机理,中医的发展已经是穷途暮路了。

  此外,整体的观点也并非中医所独有。几乎在人类早期所有的思维形式当中,都包含着某种朴素的整体观、系统观。谟克里特有两本未流传下来的著作,一本就叫《世界大系统》,另一本叫《世界小系统》,赫拉克里特在《论自然界》中说:“世界是包括一切的整体”,毕达哥拉斯也说:“整个的天是一个和谐。”

古人在科学不发达的时代,观天察地,主客不分,容易产生自发的系统观点,中医的朴素整体论,是其中的一种,在当时应当说也是有一些价值的,但我们没有必要把它神化,没有必要把这个阴阳五行的体系搞得高深莫测。实际上,正是“笼统论”这种大而化之的思维方式,才导致我们看问题只能看到一个朦胧的、幻想的轮廓而看不清具体的细节,近代科学没有出现在我们这样的东方国家,和这种思维方式很有关系,这很值得每个人深思。

  (南风 2006.12.28 于 中国海洋大学)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