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1-20

转载:《侍魂》--安静的力量

今天在猫眼看到有人写侍魂.本科的时候,特别是读研的时候,经常和光光,史志勇切磋侍魂,虽然打得不好,但也有些心得.看到这篇文章,感觉很有触动.它不但让我想起了侍魂,更让我想起了一起玩侍魂的朋友们,让我想起了我的年轻时代.文章我部分转载如下:

...但在游戏厅里不是这样,在空气沉闷的游戏厅,在四处充斥着汗臭味的游戏厅,在孩子的叫声,小流氓的呼喝声里的游戏厅,我每天得意洋洋着把一款飞机游戏打得天花乱坠,留下一个高不可攀的得分记录等待别人来追赶,我玩多人游戏时狡猾而机警,从不冲上前和BOSS交手,玩格斗时却喜欢进攻进攻再进攻,我喜欢那种把别人打得抬不起头来的感觉,我像一把磨尖的刀一样锋利,看着菜鸟对决时,我经常负着手在后面冷笑。我为这种感觉而骄傲。
  
直到我遇到《侍魂》。
  
《侍魂》刚刚上市的时候,朴素而精致的美工,独特的兵刃格斗教人眼前一亮,而个性鲜明的人物特征也在一招一式中慢慢被挖掘出来,这是一款细腻而生动的游戏篇章,音乐、音效,动作效果都控制得恰到好处,霸王丸的霸气,夏洛特的优雅,娜可露露的美丽,服部半藏的冷静不仅表现在人物的造型上,更融汇在各自的招式当中,记得听人点评《卧虎藏龙》,说从来没有一部武侠片能将人物性格与武功招式融合得这般好,当时我心中微微一笑------《侍魂》又何尝不是?从最初一开始,我便以老玩家的经验,认定了这是一部游戏经典。
  
但我还是低估了他。

玩《侍魂》的过程就像是参禅,如果过于注重手眼,就未免落了下乘。在最初开始的时候,我依照以前的经验进攻进攻再进攻,但马上我便发现这种游戏方式十分地生硬可笑,《侍魂》是十分注重平衡性的,他不是《街霸》,更不是《拳皇》,这里没有比熟练度的连续技,那是青春期激素分泌过多的年青小孩才喜欢的风格,这里也没有任何花里胡俏的满天飞舞,那更是不入门的菜鸟才喜欢的炫耀,《侍魂》极度注重攻守平衡,讲究后发至人,一昧地攻与守只会自讨苦吃。
  
玩《侍魂》的第一重境界,便是以慢止快。这有点类似于太极拳的哲理,《侍魂》里没有疯狂进攻的场面,有这种想法的人脑子一般都少根筋,出刀与收刀总是电光火石的一瞬间,防守的人占有一定优势,但进攻方控制好出刀的时间,往往收到出其不意的奇效,动作快的人比不过动作慢的人,这在其它格斗游戏里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侍魂》便是这样的异类,他需要玩家以冷静的分析取胜,脑子动得要比手快,而不是条件反射式的敲控制钮,做人也是这样,舌头动得比脑子快的人必是蠢才,脑子动得比舌头快的人方是智者。
  
玩《侍魂》的第二重境界,便是攻守兼备。与强调爆发力,满画面炫丽技巧的其它格斗游戏相比,《侍魂》的战斗模式显得十分地单调冷清,他如同一盏茶,要慢慢地品铭,才有足够的芬芳萦舌,《豪血寺》与《拳皇》同是格斗游戏的经典,但他们比《侍魂》稍逊半筹的地方,除了人物性格不够饱满,就在于大面积地鼓励进攻,甚至有许多一击致死的BUG,极大的破坏了玩家的思考性,而溺养了众人敲按纽转摇柄的恶习,电子游戏也是一项体育运动,它更应该注重大脑的反应,而不是手脚的敏捷,《侍魂》于攻守之间的分寸拿捏得极是到位,胜负往往于出刀时的一刹那决定,他逼迫你安静下来,全神贯注投入战斗,攻击时见好便收,防御时以静止动,浮躁的人天生不适合这款游戏,《侍魂》只会让他们抓狂。
  
玩《侍魂》的第三重境界,便是返朴归真。比如《拳皇》一类的游戏,高手对决时总是做一个掩护,然后冲上去找到破绽一顿猛攻,再退守,再猛攻,《侍魂》里高手对决,你会看到一个所有格斗游戏都见不到的奇怪现象,两个对手只是利用最简单的前后移动加轻中刀不住试探,他们不发远程攻击,不跳跃,不耍必杀技,就是老老实实一刀一刀你来我往地试探,甚至很少出重刀。对于外行来说,这种进攻方式定教人摸不着头脑,但对于内行,这才是玩《侍魂》最刺激的地方,因为任何看似华丽的攻击在这款游戏里都只起到表演性质,容易被人一击而中,甚至于普通的跳跃高手都能拿捏到出刀时的最佳时机,而出刀速度最快,杀伤力最小的中轻刀才是真正的杀手锏,你需要耐心一刀刀杀死敌人,而需要冷静沉着找到敌人收刀时那一瞬间的空隙,这是最朴素,最直接,最有效,最原始,也是最刺激的智力比拼,玩侍魂时几乎看不到有人大叫大嚷,更看不到有人砸机子翻脸,因为玩这款游戏需要大脑的冷静,而非手指的迅捷。
  
侍魂II的出现将这种冷酷的格斗美发挥到了极致,他不仅弥补I代所流露出来的一些近身搏斗的缺陷,美工与音乐更加教人欣喜,每次玩到与娜可露露对决时,我几乎不忍心将她杀死,容颜如玉的佳人,轻快灵韵的音乐,和谐共处的森林动物,残阳如血的美景,几教人以为误入天堂。但可惜的是,从侍魂III开始,这款游戏的质量水准开始出现下降,画面灰暗,动作笨拙,人物造型弄得像国产武侠剧般不伦不类,音乐几乎完全消失,作为一个侍魂系列的绝对粉丝,我是绝不承认后面几代可以放置于游戏殿堂安然供奉,而应该作为反面教材列为游戏制作者的警醒案例。
  
已经是二十五岁的大人,已经很多年不打游戏了,更离开那座脏兮兮的小城市许久许久,在深圳混饭吃的这些日子,每次忆及家乡十年前那污浊不堪的游戏厅,心里面总有一阵暖流淌过,少年时的点点滴滴,恍如昨日,市面上已经见不到侍魂的身影,拳皇却已有独霸天下的倾向,但侍魂留给我安静的气质,却一直流淌在我的血液里。每逢大事发生,每逢考试,面试,演讲等场面,我都会先掸一掸衣服上的灰尘,吸一口气,如同回到十年前同高手PK的侍魂前,平心静气,很骄傲很骄傲地对自己说:
  
“我是服部半藏,永远冷静,永远骄傲的服部半藏!”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喜欢侍魂的朋友。

--by 正牌青蛙果果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