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25

人类为何要探索宇宙起源?

很多人无法了解,为什么人类要花那么大的代价去征服太空,登月,考察太阳系,乃至探测和解释宇宙起源。他们觉得,还不如花这些钱解决人类福祉,改变社会不平等,或者救济非洲饥民。

突然想到,好像每个小孩长到一定的时候,都会缠着妈妈问“我是哪里来的?”这个问题。无论国界,无论文化。然后妈妈们必须面对这个不算严肃的问题。当然,答案通常更不严肃:“你长大就明白了”。

其实,没有什么问题比这个更加严肃了——作为人类一员,第一次做出超出了“存在”的范围的思考,而去思考存在的原因——难道还有什么自发的事情比这个更加神奇的吗?

所以只能说,人类想要了解自己、生命乃至宇宙的起源,其真正自发动力,是了解自己。这是一种本能,一种冲动,无法遏制。

--祝贺亚特兰蒂斯号顺利返航

展开全篇文章...

2007-06-24

这个六月

太湖的绿藻茶,晚报为了小广告开除7人,厦门的劈叉散步,财政部与民争利的半夜鸡叫,反人类的黑窑,骇人听闻的黑社会政协委员装甲车的装备,夸衙门漂亮请喝茶等,一连串稀里古怪的事情,俺等想破了脑袋瓜子,也想不出二十一世纪,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这个六月不太平。

展开全篇文章...

2007-06-08

比尔·盖茨终于从哈佛毕业

微软主席比尔·盖茨本周四在母校哈佛大学参加毕业典礼,并获得荣誉法学博士学位。

在星期四下午,盖茨发表了演讲,主要谈及人生的重要意义在于如何使世界变得更美好。他指出,对于即将开始职业生涯的毕业生来说,工作的意义远远不及消除世界的不平等的意义重大,不能被贫穷和疾病带来的挑战吓倒,要考虑如何对待和关心那些与你无关的人。

比尔·盖茨一直让我羡慕和佩服,但是佩服的原因总在变化。首先当然是富有,聪明,勇敢,后来是有商业领袖气质,最后是责任感和善良。

请别说社会责任感和善良是发达以后的事情——在市中心,我还常常看到残废的乞丐在广场上喂鸽子。

展开全篇文章...

2007-06-07

禁忌词的难题

《哈利波特》第八集《邓布利多校长难题》

在还没有出版的《哈利波特》第八集中,邓布利多校长校长面临着一个空前的难题:

很多年以来,伏地魔的名字作为一个禁忌,根本不允许任何魔法师或者魔法学校的学生提起。而令邓布利多校长以及诸多教授震怒的是,哈利波特和两位朋友在他们主持的当期校报《前进扫帚报》中直接把这个名字给印刷了出来。而哈利波特说他并不知道这三个字有什么特别的含义,所以,当有一个学生的文章中出现了这个名字的时候,他没有加任何处理就交付印刷去了。

盛怒之下的邓布利多校长想要处罚哈利波特,这时候可爱的赫敏出来说了一番话:

“尊敬的邓布利多校长,如果说“伏地魔”在多年前就是一个禁忌,而且人人都遵守得很好,那么哈利就不应该知道这个名字。如果哈利不知道这个名字,那么他把这个名字当成任何一个普通魔法师的名字也就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哈利的错误,恰恰说明他是个好学生,他遵守了禁忌,没有获得非法的知识。相反的,如果哈利波特把原文中的这个名字去掉了,只能说明他已经触犯了禁忌,获得了关于这个名字的知识。所以,校长先生,您现在是要为了哈利波特是个好学生而要惩罚他吗?”

伟大的邓布利多校长竟然就此僵住,无法作出任何决定。

by 和菜头
-----------------------------
这事儿可不是在玄幻。

四川省成都晚报在“敏感词事件”18周年纪念日当天刊登分类广告,“向坚强的‘敏感词’遇难者母亲致敬”。短短十三个字引发了轩然大波。据报导,这则分类广告刊登在6月4号成都晚报第14版分类广告的最后一行,虽然版面不大,但时值“敏感词事件”纪念日当天刊出,还是让人十分震撼,也因此被称为是“大陆昨天与‘敏感词事件’相关的最大新闻”。

报导说,当局已经派人进驻成都晚报整顿,报社也就此事件进行内部调查和检讨,并紧急向报摊回收当天的报纸。但小广告被发现的时候,不少当天报纸已经售出。报社回收了市区的报纸,但在郊区还是能买到报纸。事实上,这13个字的分类广告的照片已经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宣传效力极大提高。

报导分析,分类广告最少经过三道程序检查,才能刊登。这些过程出现疏漏的原因,是因为广告编辑是年轻人,80后,对当年的“敏感词事件”没有印象,以为“敏感词遇难者”是一个车祸,或是某个意外事件,才没有多加留意。

另据报道,《成都晚报》副总编辑李少军及两位职员被开除。可是校长先生,您现在是要为了哈利波特是个好学生而要惩罚他吗?

同理。如果我们糊弄自己的后代来忘记自己的历史,凭什么不能放任日本人的后代篡改教科书呢?

令人欣慰的是,并不是所有人都选择了忘却。


注:“敏感词”特质是中国现代政治的“敏感带”,讨论地不被允许,其值等于8×8.

展开全篇文章...

2007-06-05

老百姓都不急,你公民急啥?

据外电报道,昨天香港维多利亚公园又举行了一年一度的纪念活动。十八年了,每到的这个时候,都还要纪念一番。反观大陆倒是莺歌燕舞,一片和谐。仿佛当年人声鼎沸,鞭炮乱响那是发生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除了在这所谓敏感时期,政腐又间歇性的“和谐”掉许多境外的网站,博客之外。一切还是那么歌舞升平。

其实我看香港民众根本不用纪念啥,咱的政腐也用不着紧张得兵临城下似的,何苦呢!咱面对的是全世界最最好的老百姓,是任何队伍开进来都会夹道鼓掌欢迎的老百姓,是捧紧血馍馍背过身去的老百姓,也是忘性最大、最适合生存的老百姓。

有人说,在无法改变的环境下,适者生存,这实在是了不起的发现。世界上最适合生存的生物,是蟑螂。几亿年的生存历史,水陆空三面骑墙,抗打抗压抗辐射还能大量繁殖。如果仅仅从生存的角度,它的确是太成功了。但它们也只是在蟑螂的水平上成功。另一种生物却能向别的方向进化,一点点地改变了环境,最终有尊严的享受到了人的待遇。这恐怕只从适者生存的角度,是无法解释的——你怎么知道环境能不能被改变?

不管怎样,在也仅在生存的水平上,咱中国老百姓确实个个都出奇的聪明。你们香港的一帮一群,每年聚在那里急个啥呀?以为你们可以唤起些什么?你们啊,还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因为,国还是那样的国,民也还是那样的民。

街市依旧是太平。过了那一夜,残阳如血,也便褪成了朝阳的霞。

展开全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