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30

学生遭遇车祸,领导得到表扬

刚才得到消息,武汉大学网络教育武昌学习中心学生春游途中遭遇车祸,5死30伤。大为震惊和悲痛。赶紧到武汉大学首页,想看官方消息。对于此事有一则通知和一则新闻。且先看看这则通知:

关于加强师生员工集体外出旅游管理的通知

全校各单位:
为维护学校正常的教学、科研秩序,保障师生员工的切身利益和安全,学校就师生员工集体外出旅游管理有关事项通知如下:
一、学校不提倡各单位以各种名目组织师生员工集体外出旅游。集体外出旅游活动原则上应安排在省内,出武汉市旅游要报分管校领导审批。
二、各单位要增强安全意识,加强对外出旅游的安全教育和管理,落实安全措施,明确安全责任人,做好应急预案,保障通讯畅通。外出旅游要慎重选择旅游公司和交通工具,签订相关协议,购买必要的保险,明确各方安全责任和经济责任。因集体外出旅游而发生安全事故的,按照“谁组织、谁负责”的原则,追究相关单位和人员的责任。
三、集体外出旅游只能安排在节假日,不得占用工作和学习时间。因集体外出旅游而出现旷工或缺课者,将按照人事管理和教学管理的有关规定严肃查处。学生在课余时间外出,必须严格履行请假手续。
四、各单位组织旅游的经费只能从本单位的福利费或奖酬经费中列支,不得挪用各类事业经费。
特此通知
武汉大学
二○○八年四月二十九日

说公道话,客车翻下山崖,并不是武汉大学的过错。这是一个概率事件,只不过非常不幸的摊上了武汉大学的师生,摊上谁都一样不幸。武汉大学作为一个学术机构,没有必要为此事负责,也更不需要逃避不存在的责任。学校所需要做的,就是及时获取和传达消息以及表明消息的来源。而不是彻底撇清学校的责任。

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发生恶性校园枪击案后,学校的首页马上改版成哀悼受害者(甚至包括凶手)的主题,对事件的进展和新消息实时披露报导,让关心学校的人都能随时得到最新消息。弗吉尼亚理工大学不是枪击案件的责任人,但是他们尊重生命的态度让人感动。

反观我们。武汉大学对于此次事故本身的新闻如下(转自武大主页,自强新闻网):

网络教育武昌学习中心学生春游途中遭遇车祸

4月26日,武汉大学网络教育武昌学习中心2005级电子商务专业学生以及其他部分高校学生等71人和1名班主任老师,在武汉天龙假日旅行社的承接和安排下,由1名导游带队,乘4辆武汉天龙假日旅行社车辆(大客车1辆、小车3辆),前往离武汉市100余公里的孝感市双峰山旅游度假区春游。

返回途中,晚1 8:3 0分左右,在双峰山回龙寺山庄路段,车号为鄂A.A0521的载有37人(学生等35人、班主任1人、司机1人)的大客车翻下山崖,当场死亡学生1人,5名学生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其中1名学生是武汉职业技术学院2005级学生。其余31人中(包括3名外校学生、1名校外在职人员),有30人不同程度受伤,其中数名学生伤势严重;车祸中,有1人没有受伤。

接到事故报告后,湖北省委书记罗清泉、省长李鸿忠迅速做出重要批示,要求省卫生厅、孝感市全力抢救伤员;武汉大学组织工作专班,做好善后工作和学生家属的工作;公安交警部门抓紧开展事故原因调查,依法进行处理;同时要防止出现继发事故。省委常委、省公安厅厅长吴永文和副省长郭生练也分别要求有关部门做好抢救、调查、处置等工作。
接警后,孝感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立即启动应急预案,市委书记黄关春、市长梁惠玲等迅速赶赴现场组织指挥施救。湖北省卫生厅、公安厅、教育厅有关负责人也迅速组织医疗专家、设备等赶赴事发地,开展救治和事故调查工作。
获悉情况后,武汉大学立即派出党委副书记骆郁廷带领有关部门负责人前往孝感市处理此事。校党委书记顾海良、校长刘经南高度重视,亲自指挥处置,召开紧急会议,通宵研究工作方案,并组成工作专班,迅速开展事故处理工作。27日凌晨4时和早晨7时,学校又分别增派了两批干部、教师赴孝感协助处理事故。
为了使受伤学生得到最好的医疗抢救,经学校党委研究决定,在省卫生厅的协调支持下,学校连夜组织医疗力量,分批将受伤学生全部从事发地医院转回武汉市,分别安排到人民医院、中南医院、同济医院、协和医院等医护条件好的医院救治。校党委副书记王传中、副校长周创兵等分别代表学校党委和行政看望了受伤学生,要求医疗部门全力救治受伤学生。
目前,政府部门和学校正在密切配合,组织开展伤员抢救和事故善后工作,事故原因正在调查之中。


请各位看官看看我黑体标出的部分,这不都是他们应该做的吗?!典型的坏事变好事型CCTV风更。我在豆瓣看到了"布虚曼"的评论,觉得自己很难说得更好,所以转在下面:

从湖北省委书记到孝感市长,上文共计表扬了11位官员。
  
  他们是:
  
  湖北省委书记罗清泉
  湖北省长李鸿忠
  湖北省委常委、省公安厅厅长吴永文
  湖北省副省长郭生练
  孝感市委书记黄关春
  孝感市长梁惠玲
  武汉大学党委副书记骆郁廷
  武汉大学党委书记顾海良
  武汉大学校长刘经南
  武汉大学党委副书记王传中
  武汉大学副校长周创兵
  
  受到表扬的机构计有:
  
  湖北省委
  湖北省政府
  湖北省卫生厅
  孝感市委
  孝感市政府
  武汉大学工作专班
  公安交警部门
  湖北省公安厅
  湖北省教育厅
  武汉大学校方
      
  他们受到表扬的理由有:
  
  迅速做出重要批示
  分别要求有关部门
  高度重视
  亲自指挥处置
  召开紧急会议
  通宵研究工作方案


这难道不是他们应该做的吗?

展开全篇文章...

2008-04-26

随感2


我的窗外正好是一小学的大院子,院子不大,大概有50×50米。四边有一个小木屋,几个秋千,一个沙坑和几张木椅子,除此以外,只剩下环抱院子的几棵古树。每天三次,小孩们总是在老师的监护下,吵吵闹闹得在院子里穿来穿去。在孩子们的尖叫玩耍声中,我总是不能安静的看书上网,不免总是冲杯咖啡,端到窗边,从二楼的宿舍里看着孩子们玩耍。

纳什从窗边看广场上的鸽子争食,最后看出了纳什均衡(Nash equilibrium),而我看出荷兰的小朋友与中国小朋友的一点不同之处。

那就是受伤之后。玩耍总会受伤:皮球砸到了脸,沙迷了眼睛,小朋友打架被揍倒在地...每每发生时,那受伤的孩子一般都蹲下身去,双手抱头,然后躺倒在地,痛苦得在地上翻滚尖叫或者嚎啕大哭。这时,奇怪的是他周围的孩子不是围上去看看伤得如何,问问要不要紧,而是各自散开,离伤者一段距离,还自己玩着手头上的事情,有说有笑。仿佛伤者并不存在。而受伤的人一般躺上一会,慢慢恢复过来,爬起来,一瘸一拐的下场休息。这时候周围的人才聚拢来,继续他们的游戏。很没有人情味啊。

要换了在中国小学,一个孩子受伤了(不知道现在的孩子如何),周围的伙伴一定会聚上来,“有没有受伤?”“不要紧吧?”“对不起对不起!”。倘若受伤的孩子没有人理,他就会觉得好似受了屈辱一样。

这一处的不同,我想来想去不明白,也许他们的孩子需要自尊,所以众人散去,留他独自打滚;而咱们的孩子需要同情,所以众人聚拢,表示关心。

三岁看大。今日的中国,又何尝不盼望众人聚拢,一起表示关心支持呢?我看不必。我举办好我的运动会,我热情的发了请帖,你来或者不来,都不管我的事了。这才是体育精神,这才是大国的范儿。

展开全篇文章...

最伟大的爱

让我们一起复习一下这首惠特妮休斯顿的经典名曲,"The greatest love of all"。在这多事之春。

展开见歌词。

I believe the children are our future,
  Teach them well and let them lead the way.
  Show them all the beauty they possess inside,
  Give them a sense of pride, to make it easier.
  Let the children's laughter,
  Remind us how we used to be.

  Everybody's searching for a hero,
  People need someone to look up to.
  I never found anyone who fulfilled my need,
  A lonely place to be,
  So I learned to depend on me.

  I decided long ago never to walk in anyone's shadow.
  If I failed, if I succeed, at least I live as I believe.
  No matter what they take from me,
  They can't take away my dignity.
  Because the greatest love of all is happening to me,
  I've found the greatest love of all inside of me.

  The greatest love of all is easy to achieve.
  Learning to love yourself, it is the greatest love of all.


  I believe the children are our future,
  Teach them well and let them lead the way.
  Show them all the beauty they possess inside,
  Give them a sense of pride to make it easier.

  Let the children's laughter,
  Remind us how we used to be.
  I decided long ago never to walk in anyone's shadow.
  If I failed, if I succeed, at least I live as I believe.
  No matter what they take from me,
  They can't take away my dignity.
  Because the greatest love of all is happening to me,
  I've found the greatest love of all inside of me.

  The greatest love of all is easy to achieve.
  Learning to love yourself, it is the greatest love of all.

  And if by chance that special place that you've been
  Dreaming of Leads you to a lonely place,
  Find your strength in love.

展开全篇文章...

2008-04-21

转贴:江南的留言

小按:

吾友江南,乃一代色友,观其博客请移步至http://zjnzy.blog.sohu.com/ 其中道不尽莺歌燕舞,大好河山,未见激扬文字,指点江山。本以为丫已修成正果,仙逸超凡,不理朝政,专攻至善之美。未料到他在我布满蜘蛛网的博客上留言一篇,猛烈炮轰某些“爱国者”的愚蠢,冷漠,和骑墙。文中不难看到其拳拳爱国之心,恨恨强国之意。握手!并一转为快。

同意小费的观点。我的观点在搜狐博客上估计发不了,就贴你这吧,呵呵。

假如我们汉人现在被藏人统治着,我们会怎么样?我们是否也会像《鹿鼎记》里的天地会那样去“反清复明”?我们在“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的时候如丧考妣,而在洋鬼子剪辫子的时候又寻死觅活,我们的愤青在爱国和爱命之间的选择还是很聪明的,因为“爱国”成本很低嘛,用不着送命,用不着绝食,连静坐都不用,更不会傻到像韩国人一样还跑到日本去断指抗议,下个雨也完全可以躲到屋檐下拉横幅嘛,似乎一直是汉人在“爱国”,可曾听到过藏人的心声?有人关心他们是怎么想的么?他们也爱这个“国”么?

民意如此容易被舆论导向所左右,有谁会理性的听不同意见?我们都在喊民主,可民主真的在我们心中么?“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就是我们长久以来的看法?狭隘的民族主义绝对不等于爱国!

如果真的爱国,当那些贫困的孩子上不起学时,当流浪的人衣食无着时,当下岗工人食不果腹时,可曾有人为他们走上街头摇旗呐喊??当那些贪官污吏日进斗金时,当大奸大恶横行霸道时,当流氓恶霸欺辱弱小时,可曾有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当农民工一年到头连薪水都拿不到只好跳楼时,当西部的民办教师的工资连家人都无法养活时,当街头的小贩因为影响市容而被城管殴打时,可曾有人为他们奔走呼号??

昨天抵制日本,今天抵制法国,明天抵制美国,只要国外新闻媒体发表不利于中国的言论,我们的愤青这时就会蹦出来“爱国”了!我们平时连自己的同胞都不爱,怎么这时就莫名其妙的爱起这个国家这个政府了??怎么就受不了别人的不同看法了??自己的同胞在遭受欺压遭受凌辱时我们漠不关心无动于衷,但是突然一些老外的媒体嘟囔了几句,我们就跟吃了炸药似的一点就着,这怒气都是从哪来的啊??眼前的坏人多如牛毛,也没见愤青们恨的牙根只痒,只是见愤青们在小资的酒吧里享受着各种舶来奢侈品对门外的乞丐们嗤之以鼻,嘲笑着国人的素质。无非是国外的棒子总打不到自己头上,而眼前的政府是万万不敢得罪的,人嘛,总得趋利避害,要有选择性的“爱国”嘛!如果现在是和法国开战,需要报名上前线送死,恐怕愤青们就做鸟兽散了吧?

一个强壮的汉子娶了五十五个媳妇,其中一个不愿意跟这个专制的汉子过了,汉子还没怒,底下的仆人丫鬟们先火了:凭什么你要跑出去啊?你TMD的就是无耻,就是不知好歹!你活是我们家的人,死也是我们家的鬼!想离开我们主人?灭了你丫的!我们可是非常爱这个家的,我们是忠心耿耿的英雄!!

哈哈,别没事扯“爱国”的大旗了,扯点淡吧!

别人有不同意见,粪青们就不乐意了?人家一反对你,你就说他是特务是汉奸是卖国贼?!怎么感觉像回到了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暴民时代?!法国大革命是革了谁的命?只不过是几个政客操纵下的暴民运动罢了,断头台染血的都是无辜的良民,只因为他们不同意多数人的暴政罢了...鲁迅先生的“德先生、赛先生”恐怕离我们仍是遥遥无期吧?

希望中国的青年人不要再当“选择性新闻”的附庸,有耐心有气度的有胸怀的去倾听反对者的声音,而不是动辄冠以汉奸特务卖国的帽子,美国允许有宗教信仰的学生可以不向国旗致礼,美国最高法院裁判“焚烧国旗案”并不违法,而是宪法赋予公民言论自由的体现!我们能做到这一步么??而如果这一天能够到来,才是中国之幸,我们的民族才有希望...

展开全篇文章...

2008-04-20

赶集式爱国

我得先承认我标题党了一次。大多数中国人勤奋工作,兢兢业业,为了自己的前途奋斗同时,也为着国家的前途奋斗。由于他们都在沉默中前行,属于我们沉默的大多数。而能在新闻中喧哗着的,只属于喧哗者。

喧哗者制造了这样一种印象,好像中国人的爱国,都只能通过“抵制”和“反对”这种手段。抵制日货,抵制家乐福,抵制...从流传的QQ传销信件到某些“爱国论坛”上的置顶号召,都能感觉爱国的方式是那么的单一,如同赶集。

且不去说抵制家乐福最后演变成打砸和哄抢,也不去说愤怒群众对前去购物的“非爱国”者的拳脚相向,更不去说为了抹黑家乐福,给超市门口的国旗降半旗的“爱国行为”。单看看家乐福超市里的货品,基本都是made in China;超市的员工,99%以上是中国人;“抵制”的后果转嫁到什么地方,也就不难预料了。

“爱国者”们很少好好想想,为什么在中国范围连锁的超市都是国外的?沃尔玛,家乐福,屈臣氏,而“国产”的超市都只能在本地,不能做大?为什么中国的员工,中国的产品,在中国的土地上销售,却必须要让外国人提走大部分零售利润?你们的爱国行动,为什么不从开一家小店,认真经营开始?为什么不从好好学习管理学的课程开始?为什么不从图书馆开始,不从办公室开始,不从自己的岗位,自己的课桌开始?而非要从家乐福的门口,麦当劳的门口,日本汽车,法国化妆品,甚至MSN的小红星开始?

因为你们需要靠别人的认同和参与来感受自己的力量。其实国家崛起的真正力量,从来不在多少面红旗飞舞,多少人群情激昂。肤浅的爱国,开始就是结束。集会散去,生活如常。激情的闪电消失后,赶集式爱国只是徒添谈资罢了。

不是吗?南海撞机事件,南联盟使馆被炸事件,参拜靖国神社事件...哪一次不是廉价的“爱国”代替了把祖国做大做强的持久动力?真的以为你在中国砸几家麦当劳肯德基,砸几辆日本车(还不是自己的),美国政府,日本政府就认为中国强大了,需要敬畏了啊?真是“太简单了,有时候幼稚!”。你以为你在爱国,可是你们的影像传播到全世界的电视,就让整个世界看清:你们的打砸抢,和藏独的打砸抢没有区别!就是一群暴民,加一个堂皇的理由而已。一群爱国贼!

作为在海外学习的学子,有些朋友和同学参加了反抵制奥运的游行。我个人非常支持北京举办这难得的盛会,为此我也做出了力所能及的实际行动表示了支持。但是对于国外的反抵制游行,我却不那么热衷,因为我觉得我有难言之隐:在允许自由集会和游行的别国游行,目的是向一个没有集会和游行自由的国家之政府表示支持,这多少有点像通过搞别人的老婆来表示爱自己老婆一样,匪夷所思。

说点实在的,爱国的方式多种多样,不可尽数:爱的深沉点儿,常含泪水;爱得肤浅点儿,标语口号;爱得激烈点,砸车杀人;爱得盲目点,群起抵制。这都是不懂爱国的“爱国者”的“爱国秀”。真正的爱国行为,倒是不会发出那么大的声响,却是国家振兴的真正力量!比如学成归国之于留学生。

回到课桌前吧,回到办公室去吧,尽量帮助身边需要帮助的同胞和朋友吧。这些都是爱国爱民。做生意的就立志做中国的家乐福,做餐饮的立志赶走麦当劳,做网络的不要只做国外技术的复制者,学法律的尽力改善中国的立法和司法,学经济的誓不当利益集团的传声筒,会计不做假帐,知识分子揣稳学术良心...所有的爱国者倘若都以这种方式爱国,中国就会存一大批中流砥柱在各个阶层和行业,中国岂有不崛起之理?

真正的爱国很难,起码对于“赶集式爱国者”们太难了。在群体动力的策动下,他们显得来势汹汹却而最终于事无补。

唉,其实不能都怪他们。过滤信息,一向是高层的拿手好戏——只要了解到我们的公民(姑且这么称)能接触到的信息,都是经过精心选择的这个事实,那么也就不难理解,家乐福的民众抵制,和对汤唯的官方封杀,看上去虽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实际上却是一件事情的两个层面:国民的不成熟和当权者的幼稚。

展开全篇文章...

2008-04-14

谢谢你们

今天到瓦大上课,受到两位朋友的大力相助,解决了我没地儿住的大问题。朋友们的情谊让我感动。我一直都相信,人和人之间有着纯粹的友谊和帮助。无论在武汉,在北京,在恩斯赫德,在瓦格宁根,都有朋友一遍一遍的证明给我看。我也定会一遍一遍的证明给别的朋友看。

有时候,真是说什么主义,如何做激愤豪迈状,都不如做一件小小的贴心事,感动身边的一个人,来得真实,来的温暖。

谢谢你们!谢谢。

展开全篇文章...

2008-04-06

自取其辱

1980年莫斯科奥运的时候,为了抗议苏联入侵阿富汗,中国响应美国的号召抵制该届奥运。*

今天我国政府说:“抵制奥运是自取其辱”。**


* http://www.chinavalue.net/blog/BlogThread.aspx?EntryID=50995,或参见维基百科“1980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条目
** http://news.sohu.com/20080401/n256045128.shtml

展开全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