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24

我一个人长大

写下这个挺女孩气的标题,我自己都觉得好玩。这个想法源于这里的一个美国老师David组织的一堂英语课,主题是讨论中国计划生育对个人的影响。

我怎么也算80后,我出生后计划生育政策早就已经实施几年了。作为一个孩子,我根本没有感觉到一个孩子的家庭有什么不对劲。我有着幸福而快乐的童年,幸福而忧郁的青春期。但是当我念大学以后,我注意到一个细节时,我才发现了不对劲。

我发现我自己害怕和活人交流。也许在我身边的朋友看来我有时夸夸其谈,有时哗众取宠。但是我自己知道我谦虚害羞,胆小怕人。举个例子,在有呼机的年代,打呼台找人有两个选择:人工台和自动台。人工台可以留言,自动台只能留一串数字。每一次我都打自动台。我宁可发展出一套数字密码系统来表示不同的常用留言,也不愿意和呼台小姐说上两句话。同样的,如果银行有网上表单可以填写,我绝不会去打电话询问;如果可以写email,我也不会打电话。我害怕联络未知的人,这种不确定性往往让我犹豫再三。

想来想去,还是计划生育,让我没有一个一起长大的人。以至于我现在还坚信一个人只能是一座孤岛,再亲密的关系也不过是两座孤岛之间的一座桥。所以孤独是永恒的,默契是暂时的。我想,如果有一个兄弟,或者姐妹,也许感觉会真的不一样吧?

不过我的基本观点不会变:计划生育是会造成很多不良后果,但不实行计划生育则会造成更加可怕的恶果。因为当年老毛鼓励生育是一个更大的错误,所以作为矫枉过正的计划生育,只能算在当年的主席头上,作为他错误的一个尾巴。


Get Music Tracks!Create A Playlist!


一个人长大
--张含韵
看天边一朵白云
就像另一个自己
在天空的梦幻里
想到那不知名的远方去
我常常自言自语
看风起数雨滴
心事写进日记
人们不一定会相信
我莫名其妙的忧郁的哭泣
我一个人长大
你也这样吧
面对这世界偶尔会害怕
谁陪我的寂寞
谁听我的诉说
谁能给我回答
你会懂我吗
沉默的内心微小的变化
这天地多辽阔
看不见小的我
从手心开出的
美丽的花
我们都一样吧
努力让这世界感到惊讶

展开全篇文章...

2008-05-22

Google is really fast!

在今天怀疑人生的时候,在google上搜索一个终极问题:what is the answer to life, the universe and everything? Google半秒钟以后就给出了一个数值解:“42”,错愕一瞬间之后,就想起了“银河漫游指南”。Google这个幽默让我笑得肚子都疼了。Google根本不需要七百五十万年,就可以解决终极问题。

展开全篇文章...

2008-05-21

结婚VS离婚

我在google trends上搜索离婚和结婚两个关键词,结果得到下面这张图表:

其中红线是2007年中国网民在google“结婚”的搜索量,蓝线是“离婚”的搜索量。可以看出,五月十月那几天之前,“结婚”的搜索量上升。而相对于要挑一个好时候结婚的新婚燕尔,打算劳燕分飞的人们对日子则没有表现出太多的选择性。十月份相对高发的离婚搜索并不显著。

有趣的是,在针对结婚和离婚的新闻报道,我发现了很大程度的一致性。有可能针对名人的离婚报道,都会提到他们当初的结合吧。可以看到,在2月,4月和9月三个月中,离婚结婚各有一段时间报到率很低,但是很快反弹。我还没有想到原因。有谁闲得蛋疼帮我想想?

--------update:--------
Google 黑板报 -- Google 中国的博客网志: 哀悼与团结的曲线今天也发表了一个个google trends(内部版)生成的曲线,讲述了中国公民默哀3分钟导致网络搜索活动量骤降的一个小插曲。亿万人默默得创造出一条哀悼的曲线。

展开全篇文章...

2008-05-15

挽歌

轻易逝去的许多生命,就好象风中之尘,被风吹远。其实这飘摇的命运,属于你也属于我。挽歌轻唱,以寄哀思。
video
I close my eyes
only for a moment
and the moment's gone
all my dreams
pass before my eyes a curiosity
dust in the wind
all we are is dust in the wind

Same old song
just a drop of water
in the endless sea
all we do
crumbles to the ground
though we refuse to see
dust in the wind
all we are is dust in the wind

展开全篇文章...

2008-05-14

David's English lessons

--------7th May, 2008--------
to slurp your soup:making noise when drinking soup
eat your soup (for western people)
don't eat with your mouth open (to children)
wannabe Chinese:want to be a chinese,but can't 可以当名词用:he's a Chinese wannabe. 有一个奖项:“赶超偶像”奖(Wannabe Award)
hypocritical:伪善 注意发音
mash:被爱慕的人(片名:风流医生俏护士. 英文名:MASH ) 当然,原意是:把…捣成泥; 压碎 (mashed food, baby food)
poor [puə] pour [pɔ:] pull [pul]
puddle 水坑 paddle 浆
vegan [ˈvedʒən]:people who don't use animal production 注意不是 virgin [ˈvə:dʒin]
I only eat a small amount of meat
it's a round trip/ one-way trip
lice/louse/lousy
lice are lousy.
我晕车了 I have car sickness (或者 car-sick)
我会晕车 I get car sickness
我头很晕 I feel dizzy
我晕 faint (有虚弱的意思)
刘姥姥 got the giddy feeling after entering Daguanyuan 带着欢愉的晕眩(giddy with joy) --------May 13,2008--------
He is the backbone of the organization. (鱼没有脊椎吗?fishbone)
I am lying down/laying my body on the ground.
don't throw pearls to swines. [pə:l] [swain] 别给猪戴珠宝!别对牛弹琴
grovel [ˈɡrɔvəl]:get his knee down to beg sth. (I will not grovel to anyone)(he groveled to his girlfriend not to leave him.)
I begged her not to go. 我恳求她不要去。(beg sb. to do sth.)
a set phrase :口头禅
禅:contemplation 或者翻译成Zen

展开全篇文章...

2008-05-13

爱国的时候到了


四川人民有难,现在才是爱国的时候。什么游行,呐喊,国旗飘飘,那都没有真正的用。赶集式爱国过后,让我们来真正关心,救助一下自己的人民。请点击:

李连杰壹基金--【早一点到达多一分希望】为四川地震灾区捐款

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

图:摆放在都江堰市向峨乡中学的学生遗体(5月13日凌晨摄)。来自新华社 侯大伟
--------
Update: 当然,我说的是气话。许多人捐款就不是因为爱国,而是人道主义。

展开全篇文章...

2008-05-12

为四川地震中遇难的同胞默哀

5月10日的新闻:

日前,绵竹市西南镇檀木村出现了大规模的蟾蜍迁徙:数十万只大小蟾蜍浩浩荡荡地在一制药厂附近的公路上行走,很多被过往车辆压死,被行人踩死。大量出现的蟾蜍,使一些村民认为会有不好的兆头出现。当地林业部门对此解释说,这是蟾蜍正常的迁徙,并对大量蟾蜍的产生做了科学的解释:这里处于农田的低洼地段,很适合蟾蜍生存,现在正是蟾蜍繁殖季节,连续两天的降雨加上排水沟水温略高,非常适合蟾蜍产卵和孵化,在孵化时间集中、孵化率高的情况下就会爆发大量幼蟾集体上岸迁移,这种情况是正常现象,与老百姓所说的天灾毫无关系;蟾蜍也不会影响到人们的生活,它们的到来还会为当地减少蚊虫,村民不用为此担忧。据悉,这种大规模的蟾蜍迁移其实是一件好事情,说明绵竹的生态环境越来越好了

5月12日的新闻:

北京时间5月12日14时28分,在四川汶川县(北纬31度,东经103.4度)发生的地震震级为7.8级。中国地震局发言人说,这次四川汶川七点八级地震震级较大,已有宁夏、甘肃、青海、陕西、山西、山东、河南、湖北、湖南、重庆、贵州、云南、西藏、江苏等地区有震感。3个小时以后,死亡人数高达5000人。

7.8级,要是没有记错唐山地震也就这个级别。所谓的专家们,求你们别糟蹋科学的好名声了。不懂得东西就别瞎断言。

延伸阅读:http://news.ifeng.com/mainland/200805/0512_17_535284.shtml

PS:我想捐款,请问有谁知道官方救灾专用账号?

展开全篇文章...

2008-05-10

最狂野的梦

两年前人在荷兰,就顺便抽空去参观了一下阿姆斯特丹所谓红灯区。走马观花,却也平淡无奇。穿过了几条小巷,很快的,我们就横穿了红灯区。顾盼间纷纷作“不过尔尔”之叹。其实无非就是把中国一个中等城市的发廊建在了一起而已。粉红色的灯光,性感的着装,和国内别无二致。只是一些细节的东西更加注意:比如性工作者的清凉着装是高反射性的白色材料,而室内除了昏暗的粉红灯光外还布置有紫外线灯,照在衣着上散发荧光,格外醒目。远远看去,玻璃窗里人儿面目还不很清楚时,那三点却已抓人眼球:好似夜晚阵地上的点烟火光,吸引着敌人的狙击子弹。

但是这样的改进实在太微不足道。我的总体感觉是,我们的色情产业不需要向国外学习,正如我们的餐饮业不需要向国外学习一样。我们有一百个厨师同时做菜的厨房,而欧洲的餐馆厨师超过10个人就是很大的餐馆了——100桌的酒店?想都别想。同理,国内有的娱乐场所,100个小姐任君挑选;而在欧洲,除了性工作者集会罢工,还没有哪个公司能同时聘请这么多小姐来撑门面。但是我觉得,无论是西方还是中国,都没有把性产业当作一种创意产业来做。也就是几千年来,大同小异。

美国经济学家约瑟夫·派恩和詹姆斯·H·吉尔摩在其代表性的《体验经济》里论述道,公司从卖产品,到卖服务,再到卖“体验”,是一个不断演进的过程。他们举例道,经济的演进过程,就象母亲为小孩过生日、准备生日蛋糕的进化过程。在农业经济时代,母亲是拿自家农场的面粉、鸡蛋等材料,亲手做蛋糕,从头忙到尾,成本不到1美元。到了工业经济时代,母亲到商店里,花几美元买混合好的盒装粉回家,自己烘烤。进入服务经济时代,母亲是向西点店或超市订购做好的蛋糕,花费十几美元。到了今天,母亲不但不烘烤蛋糕,甚至不用费事自己办生日晚会,而是花一百美元,将生日活动外包给一些公司,请他们为小孩筹办一个难忘的生日晚会。这就是体验经济的诞生。

从这点来看,无论西方还是中国,性产业还处在服务经济的范畴内。如果想要更上一层楼,我想必须走“体验”的路线。让我抛块砖头先。

当你穿过突兀森郁的罗马柱,来到抛光大理石的内堂门口,在美艳的侍女为你更换上古罗马时期的飘飘白衣时,你可以瞥见富丽堂皇的内宫,留意室内的通风管道吐出鲜花。从此刻起,你就是尼禄。在古罗马宫殿中数不尽的奢华里,在古铜色皮肤的如云美女中,你尽可以点燃自己的所有激情和全部想象,只要你不点燃罗马...为了这一生可能都没有一次的体验,你可能会(至少有人会)花上2000欧元。我的意思是,就像成人的迪斯尼公园一样,你可以成为尼禄,成为纣,成为六十年代的嬉皮士,成为《雪国》中的岛村,甚至成为当年的比尔.克林顿——你可以成为任何人,就如你最狂野的梦想中那样。

当色情产业不再是简单重复的一间间小隔间,一扇扇克隆的玻璃窗,它才找到了前行的路。总有小孩子希望成为彼得.潘,哪怕一小会儿。迪斯尼满足了他们的梦想;还有一些大人希望成为尼禄,哪怕就一夜。为什么不去满足他们呢?

展开全篇文章...

2008-05-09

迎接圣火,“绿色”奥运

Now I know it is literally true.

展开全篇文章...

2008-05-04

行为艺术

忽然想搞一个行为艺术。都是这里的一位台湾朋友和我聊天的时候提到他的另一个朋友主修行为艺术,让我也有搞搞行为艺术的冲动。以前只知道咱国家的行为艺术家摔鱼和涂抹镜子,还有人在2000年撞击2000次沙丘。现在我倒有了个创意:

在一面墙上,趁着深夜,贴上许多言论,比如呼吁政治改革的,呼吁改善农民工待遇,呼吁人道拆迁,呼吁社会医疗保险,呼吁整治腐败...,弄成民主墙那样。但是这只是一个道具,不是行为艺术本身。然后在这面墙前面的某暗处,藏一个摄像头,一直对着墙拍摄。把拍摄到的影像,实时投影到墙上。

这堵墙就等着人来撕掉墙上的Posters。在招贴画被撕掉的过程中,撕扯者也参与了这个行为艺术的过程。这面墙前发生的一切都被都被另一个暗中藏着的摄像头记录下来。这个摄像头才记录了整体的这个行为艺术。

好了,我想要表达的意思是:在一个言论被钳制的社会里,直接钳制你言论自由的,很可能不是政府本身,而是那些和你有一样诉求的普通人:比如清洁工,比如保安队员。当一个人没有胆量大声喊出自己的诉求,而等别人喊出同样的诉求时,出于某种阴暗的心理,他可能反而上去陷害一把。正如阿Q,等别人革命了,他就想去告官,“嚓嚓”!

展开全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