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12

转载:饭醉活动

2010年5月9日母亲节致浙江杭州国保及其女眷们的问候兼谈5月8日晚艾未未饭醉活动
---by 某位想参饭但被你们警告不许去的推友 

杭州的国保同志们:

这几天你们辛苦了,这里所说的这几天指你们在得知艾未未要来杭州请网友吃饭并决定采取果断措施制止此次饭局之后。我就是一名被你们采取预措施的对象,我被在电话里友好提醒“不要去现场,当然这只是建议,最后决定权在你,去了之后后果自负。我不和你讨论,我就是通知你……”,于是我怕了我听从了你们的建议,我老老实实地一整天呆在家里。

但是好奇心驱使我昨天下午开始就一直在网上观察相关消息(相信那时你们也和我一样在密切留意饭局的动向),看看到底这次饭局是不是流产了,但结果却令我和你们一样大吃一惊!居然有200人左右共23桌,现场气氛热烈无比,而你们也表现的很友好,没有干预而是默默地在楼下的车里做着防火防盗的安全保卫工作,完全不像你们在电话里对我形容的那样:如果我去了,会被怎样怎样。

这样的结局说实话并不出乎我的预料,但我相信却一定出乎你们的预料。于是作为一个合法的普通公民兼老网民,我想和你们交交心,谈谈我对此事的看法。在我正式开谈之前,我必须声明:此文内容一定会被你们当中的一部分同事看到,你们也许会通过技术手段找到我,但我绝对不想再因为本文被你们找去喝茶。我的出发点绝对是良性的,内容也是平和务实的!如果你们要找我纯交流,在我有时间的情况下我一定奉陪;如果你们要因本文而再次批评教育我,我认为就不必了,你们就当我的思想被我的基因控制了即可,因此无法因你们的教育而改变,当然如果非要教育我,我会十分配合地听你们说、写保证书甚至画押,但出了门之后我还是我,而且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你们可以将此可以将此理解为此人没有诚信没脸没皮说话不算数);如果你们说要和我交朋友,那我真地也坦诚地说句话:没有这个可能,不管你们请我吃多少次饭喝多少次咖啡,我绝对不会相信你们中的任
何一个,在你们主动辞职离开这个岗位之前。

好了,声明结束,下面开始正文。

我认为针对此次5月8日艾未未杭州饭醉活动,你们完全没有必要如此大张旗鼓地试图阻止,以至于弄到现在这副令你们狼狈不堪难以收场的局面。对你们面临的窘境,我称之为进退维谷:如果你们不去追究参会者的责任会觉得你们的威信尽失;而如果你们准备去挨个追究200个参会者的责任,首先在技术上会面临HOW(这是英文,中文意思为“怎样做”)的问题,如何能把这200个参会者挨个找到并教育?此外,即使你们能做到将这200人定位,你们也会担心这会不会引起更强烈的反弹,200变400?导致需要被你们找到加以教育者的LIST(这是英文,中文意思为“清单”)越来越长,以至于你们面对一个“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试想一下:如果你们不要这么如临大敌而只是按照日常工作的需要,派几名便衣的工作人员和大家坐在一起,旁听一下是否吃饭聚会中有啥违法的现象?也可以录音录像拍照存档,一切都那么不显山露水。那么现在你们面临的就是可进可退,而不至于如此被动。同时也能展示浙江省会有天堂美誉之称的杭州的开放包容的胸襟!

很多像我一样的非专业维稳人士其实早就预见到了这个结果,而你们这些专业的维稳人员却完全错估了形势。你们一定以为凭借你们强大的威慑力,通过你们事先成功获得的参会者名单,只需通过面谈或电话警告,便会吓退那些准备参会的中坚,然后你们只需在现场再多布置些警力二次设防,最后一定会将此饭局要不搅黄要不弄成一个不成气候的小圈子吃饭,我敢断言你们没有料到会有23桌200人之众,否则你们也没必要忙活半天地挡住那无关紧要的2桌人的人数。你们经常这样教育喝茶对象:要全面地看待问题不要片面不要偏激,既不要太左也不要太右,告诫他们眼中的世界观是错误的是狭隘的不正确的。我从不否认你们的讲话很有道理很有水平,但同时你们是否也要自省一下:你们眼中的世界观和你们的所作所为难道一定就是正确的、全面的? 我希望你们面对此次的“失败”好好总结教训和经验,更客观地务实地平着看这个世界而不是一贯性地俯着看。

作为一个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的中国普通公民,加之性格懦弱胆小怕事,我从来不敢做触碰伟大的人民政府的底线,虽然这条底线看不着摸不着,但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却可以神奇地知道这条底线在哪里。于是我一贯刻意避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以免给你们带来额外的工作。然而我确实想不通为何一个网民去蹭名人的一顿饭去讨一个签名也不要被阻止,说实话在这钱难挣(你们公务员系统例外)物价高昂通胀来临的年份,能在西湖边黄金地段的豪华装修的川菜馆白吃一顿,对于那些囊中不宽裕的网民来说的确很有诱惑力,即使人多AA制的话也要每人100吧,所以白吃100块的活动实在没有理由拒绝。在电话里你们反复强调艾未未不是什么好人,那我就更奇怪了:如果他真的不是好人并涉嫌组织非法集会,那么为什么自始至终你们不直接去阻止他?而去努力阻止我们这些准备白吃一顿的纯“打酱油”的?也许你们自己也意识到了实在找不出啥法律依据,于是只好在电话或面谈
里提出如此的建议“不要去现场,这是为了你好,当然这只是建议,最后决定权在你,去了之后后果自负。我不和你讨论,我就是通知你……”,我很抱歉地说听到这些建议我的感觉100%是威胁,与港片里黑社会威胁仇家的问候“听说你老婆很漂亮,孩子很可爱,希望你老婆孩子都平安……”如出一辙。听了你们的建议后,我真地很害怕(我怎么会不害怕呢?警局里出现的嫌疑犯种种诡异的死法是09年的热门新闻),但我真地不认为一个顶着国徽代表着国家执行人民赋予权力的公务部门应该有如此草率的作为。你们成功地给我制造了恐惧的时候,同时也挥刀再猛砍自己的公信力。

试想一下:如果国家强力部门在执行公务的时候可以超越法律,将法律规定抛之于脑后而不顾,那将是多么可怕的现象。几十年前你们的同行曾经奉命处决了林昭、遇罗克、张志新,当然事后国家都已经给他们平反昭雪并将这这些错误归结在文革时混乱的无法制年代,这是多么好的总结啊!难道在这几十年后已经进入网络年代的21世纪,我们还要重新回到法制的轨道之外吗?每当想到这里,我都不寒而栗,因为一旦没有法律来保护公民的基本权利,我个人感觉毫无安全感可言,我感觉我随时都可能被像拍个苍蝇一样被拍死(你们可以将我当作迫害妄想症),这也是懦弱胆小手无缚鸡之力的我鼓足勇气敢于在网上写文给你们的原因,因为我怕我被你们毫无理由或者随便找个理由地处死。如果能排除我患有精神疾病,那么作为国家公务部门的你们的行为造成了我这样的普通公民的巨大恐慌,该检讨的应该是你们。也许你们又会说中国的特殊国情,上级的命令如何如何,对此我表示不理解。胡锦涛主席说过中国是法制国家,温家宝总理说过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中国的法律本来就是根据中国特殊的国情制定的,所以执行起来就不能再以中国国情为借口。

其实在我眼里,你们的工作也很辛苦,你们也是普普通通的工作者,和我们一样你们也上有老下有小,为生活而终日奔波。曾经有机会接触过你们当中的80后,当我们谈起高房价谈起驴行,从他年轻的眸子里我分明看到的是和我完全没有二致的普通人。当然当话题转到问讯时,他立刻板起面孔打起威严的官腔用那稚嫩的声音开始来教育我的思想的错误,我心里很乐,但我表现的绝对很恭敬很配合。在中国现行的政治体制下,其实多数人是可以理解你们的工作的,大家都要谋生,换句话说都要有口饭吃,不是吗?但在某些非原则性的底线问题上,能否不要逼人太紧?比如这次58艾未未杭州聚会吃饭?真地,我衷心地希望你们能考虑一个普通公民经过深思熟虑后给你们提出的建议。

最后,今天是5月9日是母亲节。我衷心祝愿所有已经做了母亲的女性国保同志、已婚已育的男性国保同志的妻子们、未婚或未育的年轻国宝们的母亲们:母亲节快乐!

理解万岁,共建和谐!

BY TWITTER 推友 @匿名

注:如果你不担心自己的网站被墙或被特别关照,请随意转载引用此文!放弃一切版权!不必注明出处!

展开全篇文章...

2010-05-11

转载: 金正日,请留下你的大便

作者:孙宇晨

我很小的时候,幼儿园的阿姨就曾告诉我,判断一个人的品质,主要是看他的朋友。从小我父母也告诫我不要交损友,影响自己学习事 小,关键是不能影响自己的品质,比方说那些老是给老师打小报告,吃里扒外的人,我就从来不理。我有我的原则。

后来我长大了,学了历史,我越发感到国家如人,判断一个国家的品质,也主要是看他交了什么朋友。比方说我们国家吧,朝鲜古巴,最近又多了个委内瑞拉,这些国家是什么德行,算不算好货,我相信大家都清楚。这事儿不需要把这几个国家都去过,再去趟美国比较一遍才能得出结论。

古巴,卡斯特罗做了五十年的皇帝,2008年才刚把位子给劳尔卡斯特罗,这叫兄终弟及,中国实行这种制度,还是3610年前的事情,奴隶社会的时候了。古巴的宪法很牛屄,不像我国还有八个民主党派负责鼓掌,当个花瓶,居然白纸黑字的写着“决定在国内唯一永远不能出让的权利是允许反革命重新组织起来反对祖国”,连个花瓶都不愿意摆。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连任之后,为了让自己再当一任总统,居然修改宪法,取消民选官员的连任限制,我们国家上次这么干, 也是百余年前,袁世凯当大总统的时候了。

但这些国家与朝鲜比起来,也只能算傻屄见牛屄了。

朝鲜的皇帝宝座快传到第三届了,比古巴的兄终弟及还算先进一千年,是个父死子继。金胖子作为法国轩尼斯干邑全球最大订购商,对朝鲜最大的作用就是让朝鲜大多数人饿死,少数人饿而不死。朝鲜人民摊上这么一个五毛帝,真不知道上辈子是得罪了默罕默德,基督耶稣还是释迦摩尼,运气直逼我们的父辈。

与这种国家交朋友已经够惊世骇俗的了,但我们的国家显然想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 两个神奇的国家碰在一起,总有更神奇的事情发生。金正日近日访华,一行租下大连富丽华酒店西馆的所有360间总统套房,金正日本人的总统套房面积就达750平方米,配有按摩浴缸蒸汽浴,一天费用达30万人民币。真让人怀疑里面是不是养的大象。乘坐的车辆为奔驰迈巴赫,500万人民币,大规模随行朝鲜 代表团有40多辆轿车和巴士,其意气风发,君临天下之气势,让我想起了隋炀帝下江南,但愿是来托孤,而不是选妃的。既然是下江南,这笔钱当然要由接待的奴才出,金正日一行的住宿费和交通费全部由中国政府负担。

对于胡金会,有诗评:“金銮殿上,一路货色;鸭绿江边,两个流氓”。若对胡金会做个摘要,冗长的5点建议可以理解为:1.有事跟我商量;2.我会替你兜着;3.缺钱尽管开口;4.人员技术我来培训;5.铁哥们就咱俩了(http://news.xinhuanet.com/2010-05/07/c_1278775.htm) 果然,会谈刚结束,金正日就从中国带走了一亿美元,我现在知道我国分配的又一中国特色了,纳税人的钱不仅贪官可以拿,代表可以贪,原来金胖子也是有一份的。

更为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在后面:中国为啥要对朝鲜这么好?有一个答案,我们是为了金正日的大便。

2006年1月 金正日访华时,我方为了解金正日的健康状态,便从金正日使用过的马桶上提取过尿液。可惜的是,今年,这个想法被金胖子发现了。韩国《东亚日报》报道说: “朝鲜为了防止泄漏出金正日的健康状态,在中国停留期间,将金正日的大小便都运回朝鲜。”听说还是在上海集装起运,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上海世博会还真成了 “有屎以来粪量最重的一届”了,这不禁让我想起的陕西师大的黑板保护,也算是五十步笑百步吧。

不过钱都花到这份上了,作为纳税人,我还是衷心希望金正日能把大便留下来,如果连大便都带走,真会严重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使源远流长的中朝关系蒙上一层不和谐的阴影。

不过回头细想,大便留不留也罢,反正都是索多玛。上帝曾经创造索多玛,可是索多玛的惊世骇俗让上帝以为这是撒旦创造出来的。这两个撒旦之国碰在一起,在上帝毁灭它之 前,若你是义人,请你逃离索多玛,不要回头。

因为回头,你也会变成一桩石头。

2010/5/10

于北京大学

展开全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