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08

老史

老史就是史志勇,和老高一样,也是我的硕士研究生寝室室友。

一开始,我本着总拿“赵老师”喊“赵老屎”的惯性,喊“老史”的时候总是语调怪怪。后遭致老史残酷的文字狱镇压--得避讳,不能喊“史”字了,于是只好改喊“便”--就像秦始皇的父亲名子楚,为避讳,于是"楚"被改成了"荆",于是就有了荆州--可是“老便”也不好听,于是只好放弃昵称,端肃板正地叫姓名。

史志勇不像老高--老高是计划驱动型,老史是生活驱动型。也就是说,老史是个挺会生活的人。他会把衣服翻过来晾干(怕褪色),出门擦亮皮鞋,吃饭的时候喝上一瓶,天气冷了煲锅汤给寝室打牙祭。会生活的人都有一个共性,就是性子不瘟不火。从来没有听过老史有什么过激言论,真正生气的事儿,气到顶点,也不过来一句“气死我啦!”就打住。这不瘟不火性子也被带到了他的语言上:表扬用语依程度是“行!(后鼻音浓重)还行!巨屌!”;批评是:“还行;有点儿不妥吧;不咋的”。“还行!”和“还行”只有很小的区别,所以要想分辨这时是批评呢还是表扬,有点困难。不过对我来说,说我“不咋的”都算是表扬了,所以老史对我的评价总让我很受用。

老史好酒,戒了烟以后为甚。常常他有一瓶好酒在家里没喝完,于是声称要带回寝室大家一起喝。过约摸俩星期以后就会听见他无不遗憾的宣布,那酒已经见了底儿:“每顿都想来那么一小点儿,不知不觉的”。这架势!另外每次寝室群聚腐败,派他去买酒的时候,他总是买瓶大的,再偷偷揣一瓶小的在口袋,生怕喝不痛快。

丫偶尔也摆摆架子。他79年生,硬说和我还有光光根本不是一代人。说咱81年的是80后,他应该和老高算70后的一代。什么道理啊,都是改革的产物,还非要划出一条代沟来。不过这条沟还真存在着,为人处世上,明显比我&光光老到成熟。“你应该这样...”后面兄长般的教导,总能让我获益不少。怎么做事,怎么做成事,老史毕业了以后我特别怀念那些咱住在一快儿,能随时请教他的日子。

老史毕业了,工作了,结婚了,在他有许多老朋友的郑州。希望他的小日子继续过得不瘟不火、有滋有味;也羡慕他还能聚到几个一起喝酒的人。

3 条评论:

Sunny 说...

前几天工作忙,没写博,回头得补上;
这两天休息,没上网,没想到被你弄上网了。
文中有炒作之处哦,我可以78的!

江南 说...

没错,史是78年的

无物存在 说...

道歉!是78年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