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29

上帝的礼物

From John in Holland
今天来说一件让大家羡慕的事儿。

事情很简单。荷兰是一个乳制品出口大国,所以这里的冰淇淋都是妙不可言。今天在一位高人的指点下,我买到了上图--“Hertog”牌的冰淇淋。在超市高高的冰柜里,我看到这个牌子的各种口味:草莓、蓝莓、巧克力...我挑选了一盒原味儿的。这个牌子的价格中等偏贵,一盒大约3欧元左右。

买回去打开一尝,上帝啊!我这辈子的冰淇淋都算是白吃了!这绝对是我尝过的最好吃的冰淇淋。吃冰淇淋的杯子我就一直不想洗,就算闻闻香味也开心啊!真不知道荷兰人怎么能把一盒冰淇淋做得这么美味。看来咱中国做冰淇淋还可以有很大发展空间,中国的冷饮企业加油啊!

所以啊,我的兄弟姐妹,如果你在街上看到这个牌子的冰淇淋,千万可别犹豫。

展开全篇文章...

中医是系统论?(转载)

自“签名”事件以来,反伪派和护医派的斗争日趋激烈,在灵丹妙药的谎言一个接一个的被揭穿以后,中医的顽固堡垒已经风雨飘摇,危机四伏,为“挽狂 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他们只好扯出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那就是被无数“学者”反复提起的一句话:中医是“系统科学”,它把人体看作一个整体,强调人体各个部分、各个器官之间的联系,“辨证施治”(本为辨症施治)。而西医则“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治标不治本。”因此,中医仍有其不可替代的地位和优势。这种看法,在一大堆分析中医哲理的“学术论文”中被屡次提及,糊弄了相当一批人,如果不予以拆穿,将继续误人子弟,贻害不浅。

中医的“系统观”,集中表现在其基础理论的阴阳五行学说层面。这个学说把金、木、水、火、土五种元素与人体的肺、肝、肾、心、脾五种器官对应,以五行之间的相生相克关系来说明五脏之间的相互联系,看上去是一种整体观,但实际上是无用的空洞理论,因为它只有躯壳而无实质内容,不能揭示出人体器官之间的真实联系。记得2006年12月份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有一个采访何祚庥院士的镜头,何院士明确指出中医的阴阳五行是伪科学,说肺属金、肝属木之类毫无依据(大意如此)。在节目现场做客的文化学者王鲁湘反驳道:何院士把金、木、水、火、土与自然界五种具体的物质相等同,金就是金属,木就是木头,犯了概念上的常识性错误(大意如此)。此话一出,结果引来台下无知的观众一片掌声。实际上,王鲁湘先生的辩解是反驳不了中医“五行”学说是伪科学这个根本观点的。无论五种物质是具体的也好,抽象的也好,实体也好,属性也好,它都无法揭示人体器官之间的真实联系。如果说金、木、水、火、土是一个“隐喻”,本体就必须和喻体有某种联系,所以“五行”与“五脏”的对应关系和相生相克的机理,中医必须予以回答,若这种回答无基于经验的证据,那就是玄想和胡诌,说其是伪科学是一点也不为过的。把这样一种虚构的整体观用来指导治病,结果可想而知!

至于说现代医学“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则是一种夸大的不实之词。不可否认,由于科学发展和观测手段的限制,人体器官之间以及生理活动之间联系的具体细节,还没有完全揭示出来,有时只得退而求其次,局部的问题局部的治疗,这样的做法虽然有缺陷,但比中医按照不存在的联系去“综合治疗”还是要安全有效一些。事实上,现代医学同样强调联系的观点,整体的观点。比如胃部有病吃什么药,它会明确的告诉你这种药物对肝部、对肾部的副作用。又如一个人走路站不稳,东倒西歪,现代医学也不会简单的认为问题就出在腿上,它可能治你的小脑。可以看出,现代医学所揭示出来的联系,才是具体的、真实的、可操作的。中医的“系统论”,则是虚构的、模糊的、不可操作的,用何院士的话来说,应称之为“笼统论”。

不少学者还提到科学范式的转换问题,说我们这个时代正在经历一个伟大的科学转型,以牛顿力学为代表的机械主义还原论的科学范式正在逐渐的向以现代系统科学为代表的整体主义综合论的科学范式过渡,一些人就以此为据鼓吹中医代表了人类医学的发展方向。应当说,科学的综合化、整体观是其发展趋势之一。

但现代系统科学与中医并无多少关系,以此论证中医的优越性是毫无根据、荒诞不经的。现代系统科学的诞生,是20世纪40年代的事,内容包括一般系统论、信息论、控制论、耗散结构理论、协同说、超循环论、突变论、分形、混沌等方面,这些理论,都是建立在数学、物理、化学和生物等学科的基础上,纵观系统科学理论创始人贝塔朗菲、维纳、哈肯、普利高津等人的著作,并未看出有哪一条原理来自中医。人体是复杂的系统,当然需要以现代系统科学为指导,但是,这一切都与中医的“笼统论”无关,“笼统论”无法揭示人体系统真实的生理生化过程以及致病、治病机理,中医的发展已经是穷途暮路了。

  此外,整体的观点也并非中医所独有。几乎在人类早期所有的思维形式当中,都包含着某种朴素的整体观、系统观。谟克里特有两本未流传下来的著作,一本就叫《世界大系统》,另一本叫《世界小系统》,赫拉克里特在《论自然界》中说:“世界是包括一切的整体”,毕达哥拉斯也说:“整个的天是一个和谐。”

古人在科学不发达的时代,观天察地,主客不分,容易产生自发的系统观点,中医的朴素整体论,是其中的一种,在当时应当说也是有一些价值的,但我们没有必要把它神化,没有必要把这个阴阳五行的体系搞得高深莫测。实际上,正是“笼统论”这种大而化之的思维方式,才导致我们看问题只能看到一个朦胧的、幻想的轮廓而看不清具体的细节,近代科学没有出现在我们这样的东方国家,和这种思维方式很有关系,这很值得每个人深思。

  (南风 2006.12.28 于 中国海洋大学)

展开全篇文章...

2006-12-22

如何在ITC的宿舍访问所有网站

这篇文章写给住ITC公寓的学生。如果你发现使用ITC公寓的网络,你无法访问许多国内的网站或者其他你平时爱去的网站,请看看这篇文章。

I can't visit some website like Wuhan University by it's web address www.whu.edu.cn in ITC international hotel (Dish). But it can be visited in ITC teaching building. Some of my dear colleagues have the same problem. If you're one of them, this slide of blog is for you.
==========================
To solve the problem, please follow the steps bellow:

1. Press the "START" button in your windows xp(2000), run "cmd", so a command window pops out.

2. In the command window, type "ipconfig/all" and press "Enter". You will find a line shows the current DNS that your internet connection is using. The line is in the format of
"DNS Servers . . . . . . . . . . . : 192.87.172.69".
The ip address "192.87.172.69" may be different. Please copy your number to a notepad or to your brain.

3. In your desktop, right click the icon of "my network(网上邻居)",
then "property", and select your connection(mostly it will be "local connection" if you're not using a wireless connection). Right click on it and hit "Property" again, you will see a window poped out. In this window, find "internet protocol(tCP/IP)" in the list and doubleclick on it. Leave the "Auto get IP address" option unchange, but select "Use DNS adress bellow". You have to input two DNS adress here:the first one is the one you copied to your notepad(for me is "192.87.172.69"). and the second one is "208.67.222.222". Then press "OK" to confirm.

Now open a new IE window and try. Hope you can visit everywhere then!
ps. My windows is not an English edition, so some of the prompts are not exactly the same as I mentioned, sorry for that. But I think you'll guess out what I mean.

Merry Christmas!
Yours, Fei Teng

展开全篇文章...

2006-12-15

What if


清夜难眠,忽然想到喜欢听的一首歌曲,算是首慢歌,在这儿推荐给大家。

2005年春天,那时候还在荷兰念书,酷玩乐队把新专集的广告做到了每个火车站的站牌上(图),新专辑却总是无处觅仙踪。各大MTV频道也一直在播放着同一首造势单曲speed of sound的MV,不过感觉四平八稳,只能打7分。

然而,凭着我对酷玩乐队的信任和他们前两张专集的功力,我隐约感觉到这张新专集一定会有更加不凡的表现。后来的事实证明了我的预感。先贴上一曲 "What if"。请注意主唱的招牌式真假声转换已经炉火纯青了,比起第二、特别是第一张专集,略显青涩的感觉一扫而光。

歌词附在下面

Coldplay
Album X&Y

what if there was no life?
nothing wrong, nothing right.
what if there was no time?
and no reason or rhyme.
what if you should decide,
that you don't want me there by your side.
that you don't want me there in your life.
what if i got it wrong
and no poem or song
could put right what i got wrong
or make you feel i belong
what if you should decide
that you don't want me there by your side
that you don't want me there in your life.
oooh, that's right
let's take a breath jump over the side
oooh, that's right
how can you know it if you don't even try
oooh, that's right
every step that you take
could be your biggest mistake
it could bend or it could break
but that's the risk that you take
what if you should decide
that you don't want me there in your life
that you don't want me there by your side.
music
oooh, that's right
let's take a breath jump over the side
oooh, that's right
how can you know it when you don't even try
oooh, that's right

ohhhhh
oooh, that's right
let's take a breath jump over the side
oooh, that's right
you know that darkness always turns into light
oooh, that's right

展开全篇文章...

2006-12-08

老史

老史就是史志勇,和老高一样,也是我的硕士研究生寝室室友。

一开始,我本着总拿“赵老师”喊“赵老屎”的惯性,喊“老史”的时候总是语调怪怪。后遭致老史残酷的文字狱镇压--得避讳,不能喊“史”字了,于是只好改喊“便”--就像秦始皇的父亲名子楚,为避讳,于是"楚"被改成了"荆",于是就有了荆州--可是“老便”也不好听,于是只好放弃昵称,端肃板正地叫姓名。

史志勇不像老高--老高是计划驱动型,老史是生活驱动型。也就是说,老史是个挺会生活的人。他会把衣服翻过来晾干(怕褪色),出门擦亮皮鞋,吃饭的时候喝上一瓶,天气冷了煲锅汤给寝室打牙祭。会生活的人都有一个共性,就是性子不瘟不火。从来没有听过老史有什么过激言论,真正生气的事儿,气到顶点,也不过来一句“气死我啦!”就打住。这不瘟不火性子也被带到了他的语言上:表扬用语依程度是“行!(后鼻音浓重)还行!巨屌!”;批评是:“还行;有点儿不妥吧;不咋的”。“还行!”和“还行”只有很小的区别,所以要想分辨这时是批评呢还是表扬,有点困难。不过对我来说,说我“不咋的”都算是表扬了,所以老史对我的评价总让我很受用。

老史好酒,戒了烟以后为甚。常常他有一瓶好酒在家里没喝完,于是声称要带回寝室大家一起喝。过约摸俩星期以后就会听见他无不遗憾的宣布,那酒已经见了底儿:“每顿都想来那么一小点儿,不知不觉的”。这架势!另外每次寝室群聚腐败,派他去买酒的时候,他总是买瓶大的,再偷偷揣一瓶小的在口袋,生怕喝不痛快。

丫偶尔也摆摆架子。他79年生,硬说和我还有光光根本不是一代人。说咱81年的是80后,他应该和老高算70后的一代。什么道理啊,都是改革的产物,还非要划出一条代沟来。不过这条沟还真存在着,为人处世上,明显比我&光光老到成熟。“你应该这样...”后面兄长般的教导,总能让我获益不少。怎么做事,怎么做成事,老史毕业了以后我特别怀念那些咱住在一快儿,能随时请教他的日子。

老史毕业了,工作了,结婚了,在他有许多老朋友的郑州。希望他的小日子继续过得不瘟不火、有滋有味;也羡慕他还能聚到几个一起喝酒的人。

展开全篇文章...

2006-12-07

And I Love You So

不,我不会写罗曼蒂克;相反,我想写一篇评测--或许我还远没有资格这么说,那就算是一个使用报告吧。

Ipod Nano原配的耳机第二次低音爆音了。这质量!不想再换一样的货色了。于是中午去买了一付传说中的森海塞尔MX500耳机。这年头,买到假森海塞尔实在太容易,在电脑城,还有人40块钱向我兜售“正版原厂OEM”的森海赛尔MX550(这个网上评价也不错!)。一个小时的转悠,终于找到了不起眼的森海塞尔武汉体验中心,一个很小的柜台,位于武昌广埠屯华师电脑城3楼。150元捧回了为森海塞尔带来上亿元收入的MX500耳机。

总体使用报告如下:真值!

缺点先来:低音并不出彩,贝司和定音鼓都不夸张。如果想听第五交响曲我看就算了。据说高频表现也一般,我还没有听出来。因为我还没有找到小提琴四重奏的曲子,下次再试吧。

绝对优点:中音特别好,人声还原度相当值得赞叹。古典吉他还比较圆润,可能是因为还没有煲开耳机的缘故,显得有些紧。钢琴表现得相当、相当好。甚至可以和音响媲美。

为了测试空气感使用了Extreme的More Than Words,(这是个低手的办法,因为我还不会从室内乐听出空气感来)感受到乐手切音符的时候木琴板的震动相当丰满--比我LG的耳机在这点上好了不少。然后用它欣赏了Don Mclean的And I Love You So,绝对再次体现了它对中频的掌控力--对于动态不是很大的歌曲,表现堪称完美!这里一并传上,同赏!

森海塞尔Mx500,我满意的一次购买。You are perfect for me, and I love you so.

实验器材:原产Panasonic SJ-MR230D MD player + 森海塞尔Mx500
交叉对比器材:
LG MF-FE421 MP3 Player + 原配耳

展开全篇文章...

2006-12-04

日本人学英语都这么变态!


我说呢,奶奶的为什么我的英语这么差,原来我们学英语的方式早过时啦--日本人都开始这么学英语了!这个视频我只看了一遍,就把其中的仨句子记得清清楚楚,句句不忘;音容笑貌,历历在目。下一次我如果万一在他乡用到,几乎可以肯定得微笑着脱口而出,还伴随着有韵律的身体语言。

展开全篇文章...

2006-12-02

老高

写下这个题目,就像回到了初中的语文考试。写人一向是我的弱项--人太复杂,而写字太慢。闭上眼,人物都活灵活现,写在纸上立马死气沉沉,宛如诈尸。鉴于前些日子光光对我博客“要写些身边的事情,写些经历的事情,博客要面向生活,为劳动人民服务!”这振聋发聩的批评,今天再试一试吧。

老高是我硕士研究生时候寝室室友,是一个神一样的人物。第一印象源于听说他以前工作时在Linux下搞网络底层开发,他的专业却是化学。但是慢慢发现,他给人最大的印象就是他异常谦虚,异常之处不仅在于他谦虚的程度之大,也在于他事实上的水平之高。曾在闲聊中问及,问他搞过C++没有?答曰,没有。Java呢?没有,但搞过一点点标准C。后来寝室另一哥们在VC++环境里遇到了一些问题,百般无奈,请教老高,念及他没有搞过C++,希望他以方法论的高度给予帮助,估计一下错误地方。老高对于来自菜鸟的(当时光光还是菜鸟,现在不可同日而语矣)请教从来都是兢兢业业,从来都是当作自己的事情来做的。只见老高往电脑前一坐,对着VC++的开发环境运指如飞,快捷键一连串!我们两人大骇,忙问:就这还没有搞过C++啊?答曰:学过一点点,但没有搞过。晚上躺在床上我就一直在凿磨,老高“搞过一点点”的东西,会被他“搞”得多深多透?很久以后才在偶然的机会得知,他原来业余自学,早已通过了高级程序员+系统分析员+软件工程师等等考试。又过了很久,才从老高的书堆里翻出了几本集尘的Java书,从头到尾的批注让人毫不吃惊,只有敬佩。

老高是一个不爱替他人作决定的人。即使是一起出去吃饭之类的小事情,让他订个地点他也从不主动出个主意,一定要发动大家作决定。有一次晚上出去腐败,咱寝室哥仨撺掇好了,一定要老高出个主意,就等老高说一句“要不咱去...”就连声答应。可是在寝室楼下冷风里,四个人弓腰跳脚地等了五分钟之久,也没等到老高的主意。后来我和光光实在忍不住老高那期待的眼神,各自出了个主意:一个说前校门的小店,一个说后校门的小店--等着老高决断。老高看看我俩,做出了掷地有声的判断:“行吧!”晕哦!一点信息量都没有。

虽然老高不爱做领导别人的人,但领导自己,他一向都相当轻松和坚决。他决定锻炼,从决定至今快两年了,他几乎每天晚上都出去跑步半个小时;他决定练习英语口语,5000块钱的培训费第二天就交出去,而且每堂课前都仔细预习;他决定学日语,两个学期的早上每天他都拿着日语书出去晨读……每天康德一般的生活作风和时间表对待人的虚怀若谷的态度让我肃然起敬。这样的人今后如果不成功,我对我们的社会就会很失望。

老高不老,也不高。但说心里话,我打心眼儿里乐意叫他--老高。

展开全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