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20

赶集式爱国

我得先承认我标题党了一次。大多数中国人勤奋工作,兢兢业业,为了自己的前途奋斗同时,也为着国家的前途奋斗。由于他们都在沉默中前行,属于我们沉默的大多数。而能在新闻中喧哗着的,只属于喧哗者。

喧哗者制造了这样一种印象,好像中国人的爱国,都只能通过“抵制”和“反对”这种手段。抵制日货,抵制家乐福,抵制...从流传的QQ传销信件到某些“爱国论坛”上的置顶号召,都能感觉爱国的方式是那么的单一,如同赶集。

且不去说抵制家乐福最后演变成打砸和哄抢,也不去说愤怒群众对前去购物的“非爱国”者的拳脚相向,更不去说为了抹黑家乐福,给超市门口的国旗降半旗的“爱国行为”。单看看家乐福超市里的货品,基本都是made in China;超市的员工,99%以上是中国人;“抵制”的后果转嫁到什么地方,也就不难预料了。

“爱国者”们很少好好想想,为什么在中国范围连锁的超市都是国外的?沃尔玛,家乐福,屈臣氏,而“国产”的超市都只能在本地,不能做大?为什么中国的员工,中国的产品,在中国的土地上销售,却必须要让外国人提走大部分零售利润?你们的爱国行动,为什么不从开一家小店,认真经营开始?为什么不从好好学习管理学的课程开始?为什么不从图书馆开始,不从办公室开始,不从自己的岗位,自己的课桌开始?而非要从家乐福的门口,麦当劳的门口,日本汽车,法国化妆品,甚至MSN的小红星开始?

因为你们需要靠别人的认同和参与来感受自己的力量。其实国家崛起的真正力量,从来不在多少面红旗飞舞,多少人群情激昂。肤浅的爱国,开始就是结束。集会散去,生活如常。激情的闪电消失后,赶集式爱国只是徒添谈资罢了。

不是吗?南海撞机事件,南联盟使馆被炸事件,参拜靖国神社事件...哪一次不是廉价的“爱国”代替了把祖国做大做强的持久动力?真的以为你在中国砸几家麦当劳肯德基,砸几辆日本车(还不是自己的),美国政府,日本政府就认为中国强大了,需要敬畏了啊?真是“太简单了,有时候幼稚!”。你以为你在爱国,可是你们的影像传播到全世界的电视,就让整个世界看清:你们的打砸抢,和藏独的打砸抢没有区别!就是一群暴民,加一个堂皇的理由而已。一群爱国贼!

作为在海外学习的学子,有些朋友和同学参加了反抵制奥运的游行。我个人非常支持北京举办这难得的盛会,为此我也做出了力所能及的实际行动表示了支持。但是对于国外的反抵制游行,我却不那么热衷,因为我觉得我有难言之隐:在允许自由集会和游行的别国游行,目的是向一个没有集会和游行自由的国家之政府表示支持,这多少有点像通过搞别人的老婆来表示爱自己老婆一样,匪夷所思。

说点实在的,爱国的方式多种多样,不可尽数:爱的深沉点儿,常含泪水;爱得肤浅点儿,标语口号;爱得激烈点,砸车杀人;爱得盲目点,群起抵制。这都是不懂爱国的“爱国者”的“爱国秀”。真正的爱国行为,倒是不会发出那么大的声响,却是国家振兴的真正力量!比如学成归国之于留学生。

回到课桌前吧,回到办公室去吧,尽量帮助身边需要帮助的同胞和朋友吧。这些都是爱国爱民。做生意的就立志做中国的家乐福,做餐饮的立志赶走麦当劳,做网络的不要只做国外技术的复制者,学法律的尽力改善中国的立法和司法,学经济的誓不当利益集团的传声筒,会计不做假帐,知识分子揣稳学术良心...所有的爱国者倘若都以这种方式爱国,中国就会存一大批中流砥柱在各个阶层和行业,中国岂有不崛起之理?

真正的爱国很难,起码对于“赶集式爱国者”们太难了。在群体动力的策动下,他们显得来势汹汹却而最终于事无补。

唉,其实不能都怪他们。过滤信息,一向是高层的拿手好戏——只要了解到我们的公民(姑且这么称)能接触到的信息,都是经过精心选择的这个事实,那么也就不难理解,家乐福的民众抵制,和对汤唯的官方封杀,看上去虽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实际上却是一件事情的两个层面:国民的不成熟和当权者的幼稚。

1 条评论:

江南 说...

同意小费的观点。我的观点在搜狐博客上估计发不了,就贴你这吧,呵呵。
假如我们汉人现在被藏人统治着,我们会怎么样?我们是否也会像《鹿鼎记》里的天地会那样去“反清复明”?我们在“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的时候如丧考妣,而在洋鬼子剪辫子的时候又寻死觅活,我们的愤青在爱国和爱命之间的选择还是很聪明的,因为“爱国”成本很低嘛,用不着送命,用不着绝食,连静坐都不用,更不会傻到像韩国人一样还跑到日本去断指抗议,下个雨也完全可以躲到屋檐下拉横幅嘛,似乎一直是汉人在“爱国”,可曾听到过藏人的心声?有人关心他们是怎么想的么?他们也爱这个“国”么?

民意如此容易被舆论导向所左右,有谁会理性的听不同意见?我们都在喊民主,可民主真的在我们心中么?“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就是我们长久以来的看法?狭隘的民族主义绝对不等于爱国!

如果真的爱国,当那些贫困的孩子上不起学时,当流浪的人衣食无着时,当下岗工人食不果腹时,可曾有人为他们走上街头摇旗呐喊??当那些贪官污吏日进斗金时,当大奸大恶横行霸道时,当流氓恶霸欺辱弱小时,可曾有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当农民工一年到头连薪水都拿不到只好跳楼时,当西部的民办教师的工资连家人都无法养活时,当街头的小贩因为影响市容而被城管殴打时,可曾有人为他们奔走呼号??

昨天抵制日本,今天抵制法国,明天抵制美国,只要国外新闻媒体发表不利于中国的言论,我们的愤青这时就会蹦出来“爱国”了!我们平时连自己的同胞都不爱,怎么这时就莫名其妙的爱起这个国家这个政府了??怎么就受不了别人的不同看法了??自己的同胞在遭受欺压遭受凌辱时我们漠不关心无动于衷,但是突然一些老外的媒体嘟囔了几句,我们就跟吃了炸药似的一点就着,这怒气都是从哪来的啊??眼前的坏人多如牛毛,也没见愤青们恨的牙根只痒,只是见愤青们在小资的酒吧里享受着各种舶来奢侈品对门外的乞丐们嗤之以鼻,嘲笑着国人的素质。无非是国外的棒子总打不到自己头上,而眼前的政府是万万不敢得罪的,人嘛,总得趋利避害,要有选择性的“爱国”嘛!如果现在是和法国开战,需要报名上前线送死,恐怕愤青们就做鸟兽散了吧?

一个强壮的汉子娶了五十五个媳妇,其中一个不愿意跟这个专制的汉子过了,汉子还没怒,底下的仆人丫鬟们先火了:凭什么你要跑出去啊?你TMD的就是无耻,就是不知好歹!你活是我们家的人,死也是我们家的鬼!想离开我们主人?灭了你丫的!我们可是非常爱这个家的,我们是忠心耿耿的英雄!!

哈哈,别没事扯“爱国”的大旗了,扯点淡吧!
别人有不同意见,粪青们就不乐意了?人家一反对你,你就说他是特务是汉奸是卖国贼?!怎么感觉像回到了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暴民时代?!法国大革命是革了谁的命?只不过是几个政客操纵下的暴民运动罢了,断头台染血的都是无辜的良民,只因为他们不同意多数人的暴政罢了...鲁迅先生的“德先生、赛先生”恐怕离我们仍是遥遥无期吧?

希望中国的青年人不要再当“选择性新闻”的附庸,有耐心有气度的有胸怀的去倾听反对者的声音,而不是动辄冠以汉奸特务卖国的帽子,美国允许有宗教信仰的学生可以不向国旗致礼,美国最高法院裁判“焚烧国旗案”并不违法,而是宪法赋予公民言论自由的体现!我们能做到这一步么??而如果这一天能够到来,才是中国之幸,我们的民族才有希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