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27

Tag the World

有没有你看到一个产品的时候,马上就想了解它的相关信息?有没有看到一张招贴画(比如乐队)想要预听他们的单曲?有没有可能给整个世界贴上标签?

我觉得可能。如果建立一个数据库,把无穷的编码对应到无穷的条目,编码可以被可视化,做成实体条形码,能被手机和数码相机的扫描设备读取,然后定位到互联网上的相关条目。这条目里可以是单纯的广告,也可以是用户添加的任何信息。比如你生产出一路灯,在流水线上的时候,就在一个网站上下载一个新的编码,然后可视化之后打钢印到路灯的灯柱上。如果我从别的城市来,对这个路灯感兴趣,只要用3G手机对着钢印条形码拍一张照片,就马上可以进入编码对应的条目,告诉你生产厂家,报价,包括用户的评价和所有相关的信息。

优点:现在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很多是基于你没有亲眼见到这样东西,想要了解这个东西。而这套系统的特点在于你需要了解的是你已经见到摸到的产品。由此可见,你是希望进一步的了解它,你的搜索愿望比泛泛而搜要迫切,其中的商机也许更加多。

tag可以有不同的可视化方式,也可能是感应方式。到时候,你身处一处,想要了解身边有哪些你没有注意到的有趣的东西,只要打开手机,就像搜索周边蓝牙设备一样,你就得到了你身边的,拥有tag的所有物件的列表,只要一个点击,你就可以深入了解你身边的任何物体——比如一个站牌,你就可以知道巴士该几点钟路过此站。那我们的真实世界和网络的界限,就真正的模糊了。多好玩啊!

----update----
还有一个最最重要的功能就是——最近才想到——找不到东西的时候用设备感知一下,就知道在哪里了,哈哈!

展开全篇文章...

2008-06-19

Coldplay的新专辑

今天下载到了coldplay的新专辑,“Viva la vida”,他们更加多元了。我最喜欢那首cover song“Viva la vida”。舞曲,贴上来共享一下吧。




我想起前年,coldplay出专辑X&Y的时候,我可是高兴坏了。这支乐队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

Viva La Vida
I used to rule the world
Seas would rise when I gave the word
Now in the morning I sleep alone
Sweep the streets I used to own

I used to roll the dice
Feel the fear in my enemies eyes
Listen as the crowd would sing:
"Now the old king is dead, long live the king!"

One minute I held the key
Next the walls were closed on me
And I discovered that my castles stand
Upon pillars of salt, and pillars of sand

I hear Jerusalem bells a ringing
Roman cavalry choirs are singing
Be my mirror, my sword, my shield
My missionaries in a foreign field
For some reason I can't explain
Once you go there was never, never an honest word
That was when I ruled the world

It was the wicked and wild wind
Blew down the doors to let me in
Shattered windows and the sound of drums
People couldn't believe what I'd become

Revolutionaries wait
For my head on a silver plate
Just a puppet on a lonely string (Ooooh)
Ah, who would ever want to be king?

I hear Jerusalem bells a ringing
Roman cavalry choirs are singing
Be my mirror, my sword, and shield
My missionaries in a foreign field
For some reason I can't explain
I know Saint Peter will call my name
Never an honest word
But that was when I ruled the world

Ooooh Ooooh Ooooh Ooooh Ooooh
(repeat with chorus)

I hear Jerusalem bells a ringing
Roman cavalry choirs are singing
Be my mirror, my sword, my shield
My missionaries in a foreign field
For some reason I can't explain
I know Saint Peter will call my name
Never an honest word
But that was when I ruled the world
Oooooooh Oooooooh Oooooooh

展开全篇文章...

2008-06-17

怪怪的

看到一条新闻,却说不上那怪怪的感觉。这种感觉对我很少见:

主演《傻儿师长》、《傻儿军长》等电视剧而深入人心的四川笑星刘德一,于6月15日父亲节因心肌梗塞骤然逝世,享年64岁,而他原本要和小他40岁的女友10月办婚礼的。

...... 此段略去,简要介绍其演艺生平。

刘德一的遗体告别仪式将在6月19日举行,他的骨灰将送到都江堰与前妻合葬。

人这个东西,真是复杂的很。人的本质看来是害怕孤独。生者害怕孤独,寻觅新欢;又恐死后孤独,复求合葬于旧爱。

一部人类活动的历史,其实就是人类和自身孤独的抗争史。从航海时代到火星探险,没有本质的改变。虽然我们有了酒吧,迪吧;虽然我们努力沟通,融合;虽然我们最后有了婚姻制度和婚外情,无论我们多努力,我们就是改变不了这个事实:人人都是孤岛,孤独才是常态。

所以潇洒一点吧!我死后,骨灰冲马桶。

展开全篇文章...

2008-06-15

老史生日快乐

我们的老史今天过大寿,想必又有聚会。我身在异国为异客,不能回去凑这个热闹,就在这边举杯遥祝吧。祝你在新的decade里,乘风破浪,从胜利走向下一个胜利;直济沧海,从辉煌走向更加的辉煌!更加温情的祝词也有:大哥,你先而立了,咱再趴两年。

其实我想说的还是最朴实的祝福:祝史志勇生日快乐!

展开全篇文章...

2008-06-13

James Blunt - carry you home


James Blunt 传记 摘自Last.fm维基传记

在2005年的英国乐坛里,出现了一位充满传奇性的音乐人,和一张专辑及一首单曲。这位今年在英国乐坛,让大家惊艳不已的歌手就是上尉诗人 James Blunt,和他的英国冠军专辑《Back to Bedlam》及冠军单曲 You are Beautiful。截至目前为止 James Blunt 的专辑已经蝉连英国金榜专辑榜冠军5周,同时也在单曲上蝉连4周冠军,因此更创下专辑及单曲双榜连续冠军4周的纪录。在如此辉煌的音乐成绩之下,这个低调的歌手,却有着如小说里人物般的传奇色彩。

James Blunt 出生在军人家庭,从英国布里斯托大学毕业后,在推出这张经典专辑之前,他加入军队并一路升到上尉,担任过英国女王亲卫队,也曾被派驻到德国科索沃目睹血腥内战,并成为第一个派遣到普利斯提纳的英国军官,领导三万人的和平部队。在白天,James Blunt 是带领3万人和平部队的军官,但每到夜里,他总是会爬上他的坦克车,在宁静的夜空下,拿着吉他写下这张专辑里的歌曲。

展开全篇文章...

2008-06-04

不会忘记

许多年前
你在一片黄土上
挖下一个深深的坑
把奄奄一息的它葬进土里
填平,没有坟

在它上面
你建造了一座大工厂
生产报纸和电视机
也生产花边标题和新闻联播

一年
又一年

你肯定它死了
但你却不敢去挖开看
你不怕见到腐尸
你怕见到的,是新芽

一年
又一年
总有一年
你会看到的:
你的工厂倾颓于
一片绿油油的青草地

其实你也知道的,
生命不会忘记追求阳光

展开全篇文章...

2008-06-02

记录几个数字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政策动向课题组”发表的一篇文章《收入制度改革,一场静悄悄的革命》。文中披露:2004年全国公款吃喝3700亿元,公车消费3986亿元,公款出境旅游2400亿元,公款赌资外流2000亿元,合计12086亿元。这一规模占当年各项税收收入(不包括关税和农业税)的47%,并远远高于同期的国防开支。

这是一个什么数量级?作为比较:
截至至2008年6月2日20:00,捐款总额达417.42亿元人民币,实际收到总额377.27亿元,已经投入使用171亿元,其中政府出资230.33亿元。 (出处

展开全篇文章...